梓辉历史故事网

叛将枪击吴禄贞党人吴禄贞被刺案

1911年11月7日凌晨,夜幕笼罩下的石家庄铁路车站站长室依然灯火通明,这是清朝最精锐的北洋军第六镇(相当于师)的临时司令部。该镇统制、新任山西巡抚吴禄贞仍在和参谋长张世膺、副官长周维桢一道批阅文件。吴禄贞伏案凝视他的战友张绍曾从滦州军中发来的复电,兴奋异常。作为一个潜入清军高层担负领导的党人,吴禄贞为即将开始的 燕晋联军 三路进攻北京的伟大计划而精神振奋,特别是刚才在中级以上军官会议上宣布克日进兵清廷心脏的激动心情,还未完全平定下来。

突然,吴禄贞的卫队营营长马步周带领几个人闯进了司令部。 报告大人,听说统制升任山西巡抚,我们特来向大帅贺喜。 马步周说罢,躬身施礼,猛然拔出,向吴禄贞射击。吴禄贞猝不及防,胸口已中数枪。

吴禄贞是潜入清军高层领导的党人,被清政府派人暗杀。他忍痛拔刀迎战,想夺门逃走,不幸未及门边,就被刺客击倒,砍下了首级。张世膺、周维桢未及躲避,也被枪杀。

吴禄贞之死,使北方党人三路会攻北京的计划取消,山西义军退回娘子关,清廷与袁世凯重新掌握了第六镇的领导权。北方遭到了严重的损失。

名震一时的杰出军事将领吴禄贞,字绶卿,湖北云梦县人,1880年3月6日生,自幼习武,18岁时入省武备学堂,次年为张之洞选派,留学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骑兵科,为中国留日第一期士官生。回国后于1902年调入清廷练兵处军学司训练科任马队监督。在日本期间,他接受了反清思想的影响。

1906年10月,抱着投身清军掌握军权、待机发起的大志而进京的吴禄贞主动要求去伊犁考察新军。在兰州,却因便服谒见陕甘总督升允, 辞气之间未能谦和逊顺 ,被升允扣留并奉旨撤职查办。经这次打击,吴禄贞进一步看清了清廷的昏庸,意志更坚。

1907年7月,吴禄贞充任东三省总督徐世昌的军事参议,到了奉天(今沈阳)。当日本强立 间岛 名目欲侵占中国延吉属地时,吴奉命 密往确查 ,写就《延吉边务报告书》三册,据实驳斥了倭人谬论,维护了中国的主权。两年后他升任延吉边务督办,陆军协都统。1910年12月23日,吴禄贞借资买了陆军第六镇统制之职,初步实现了他为掌握一方军权的计划。



北洋系精锐第六镇是袁世凯的嫡系,各级军官都对吴禄贞心怀二意。吴禄贞逼走了 烟瘾甚重,行同盗贼 的周符麟而任命同盟会会员、留日士官生张世膺为参谋长。陆军大臣荫昌由此也处处与吴禄贞为难。武昌起义后,第二十镇统制张绍曾发动滦州兵变,威胁北京。因为吴禄贞与张曾是同学,惊慌失措的清廷急令吴禄贞赴滦州宣慰,吴趁机与张密商联络。1910年10月29日山西党人杀死巡抚陆钟琦,建立了以阎锡山为都督的军政府。第六镇奉清廷调令进攻山西,吴禄贞急赶到石家庄,制止部下的进攻,并于11月4日亲赴娘子关与阎锡山密商组织 燕晋联军 ,联合第二十镇张绍曾,从石家庄、山西、滦州三路出兵会攻北京,一举推翻清政府。其间,吴禄贞在石家庄不仅截留了清军运往汉口、用于武昌党人的,并电请清廷停战,严惩火焚武汉的冯国璋,给清廷以巨大的威胁。

吴禄贞的活动自然不能为袁世凯所容忍,清廷军咨府第三厅厅长陈其彩与袁世凯的心腹周符麟先后到了石家庄第六镇军中活动。他们以200万元的重金买通了吴禄贞的卫队营营长马步周,让他作直接行刺吴禄贞的凶手。党人何遂发觉了周符麟拉拢马步周的阴谋活动,立即告知吴禄贞。吴却志大气豪,认为马步周是自己的心腹,靠得住。甚至传问马步周: 听说你要杀我? 马步周慌忙跪道: 统制待我甚厚,我天胆也不敢。 而山西义军提出抽一营人作他卫队的好意也被他拒绝了。粗疏与麻痹终于铸成了千古之恨,当7日凌晨吴禄贞召集中级以上军官开会并宣布即将进攻北京以行的决定后,马步周见关键时刻已到,便在主子的唆使下,待军官会议散后不久,就闯进镇司令部刺杀了吴禄贞等三人。

未成身先死,事虽失败亦英雄 。吴禄贞死于心腹手下的消息激起了全国人民的义愤,山西义军在娘子关厚葬了三烈士,汉口舞台公演《吴禄贞被刺》话剧,感人泪下。南京临时政府大总统孙中山决定以陆军大将军例,赐一等恤金1500元。凶手马步周在举国痛骂下,于辛亥后不久就得了瘫痪症死去。